网页在线计划:

当前位置: 主页 > 彩票资讯 >

网络赌博案例

无讼案例,自2008年至2017年5月1日止,以网络赌博为关键词搜索刑事案件共计收录2147件,其中按法院层级分类:高院2件,中院259件,基层法院1809件;按地域分类,依此是广东563件,浙江306件,上海209件,福建158件,山西131件,湖南116件。余者低于100件。就年裁判数量,2010-2012年稳定在23或22件,2013年128件,2014年465件,2015年749件,2016年617件,2017年迄今86件。以下是案例选录。

 

序号

所属地区、判决法院及案号、判决时间

案情概要(案由)

裁判要旨

1

案件信息

湖北高院-(2010)鄂刑监一再终字第00008号-2012-06-28判决

案情概要

再审查明,2006年10月起,申诉人顾某的同居男友刘某甲(因本案事实另案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3000万元)以营利为目的,为皇冠赌球网站担任登一账号TT776、TT773、TT775的代理。顾某为支持刘某甲赌博业务,先后招聘了原审被告人闫某、张某乙、龚某、证人二(另案处理),2008年3月刘某甲以分二成股份为条件将原审被告人黄某吸入该犯罪团伙全面管理业务,该团伙先后租用武汉市武昌区首义园书院小区702室、武昌区黄鹤楼小区402室、汉口智路兰陵公馆612室作为赌博业务操作场所,在武汉发展了证人三、陈某甲(均另案处理)等人为下一级的登二代理,由登二发展登三代理吸收参赌会员,在皇冠网站上的赌博平台赌博。还为波音、克拉克、蓝某、帝豪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在武汉吸收会员参赌。自2007年2月至2008年7月,该团伙接受参赌会员投注金额为94490万元,其中收取下一级登二代理金额为152023636.41元,从中获利16814550.25元。原审被告人龚某、张某乙将代理皇冠赌球网站的部分资金转入深圳市罗湖区环岛丽园5楼E室(5E室)由周某甲、张某戊(均在逃)所控制的欧阳某、王某甲、熊某等人的账上,具体由被告人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负责赌资的结算管理。另有部分赌资转入深圳市罗湖区太白路松泉山庄4栋901室由田某、陈某乙(均在逃)所控制的王某乙等人账上,具体由被告人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负责赌资的结算和管理。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分别从5E室、901室将管理的赌资转入相关联账户38户。再审裁判结果:三、申诉人顾某某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5500万元。四、对公安、检察机关扣押的顾某某、刘某某赌博犯罪集团的赌资6543.733204万元,以及冻结的涉案赌资10542.751572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扣押的赌博工具予以没收。

裁判要旨

1关于某被告是否参与管理赌博,虽无口供,但证人证言证明知情,结合每周看账目以及所控制保险箱搜出账目资料等足以证明明知而参与管理赌博。2关于某被告涉案投注金额及非法获利金额是否计算错误,鉴定结论应否采信问题。均有详细列表及附件为据。该鉴定结论是侦查机关依照法定程序委托鉴定,鉴定单位及鉴定人员具备相应鉴定资质,核算鉴定过程科学,鉴定依据的资料客观真实,并无不当。3关于某会计所出具分析意见书采信问题,该分析意见书不是规范的司法鉴定结论,不具有证据效力。予以纠正。4关于原判认定某属于主犯问题,结合某对团伙内部的人员安排、资金提供及监督起着一定的控制作用;具体操作一线人员张某乙、龚某、闫某均由顾某聘请并管理;出资400万元作为赌博公司运转资金;每周看账备查;案发前后,资助团伙成员逃跑、藏匿电脑犯罪工具及毁灭相关账目凭证等情节,作为主犯无疑问。5关于提出原判决审判程序违法及扣押财产错误的问题。本案一审期间,同案被告人刘某甲投案,但一审法院未中止审理本案,将刘某甲一案并案审理,而是将二案分别审理判决,不利于区分共同犯罪事实中各被告人具体地位和作用,审判程序有瑕疵。本院再审中予以充分考虑。关于顾某提出的扣押财产异议问题,本院认为,如侦查机关和人民法院对当事人和案外人的合法财产采取强制措施、罚没执行不当,可由财产权属主体向人民法院财产刑执行机构提出异议,依法审查处理。

2

案件信息

广西高院-(2014)桂刑二终字第10号-裁判日期:2014-04-14

案情概要

2010年5月至2012年8月期间,被告人梁耀国以和陆高超合伙投入资金买卖股票、黄金期货等为由,先后共骗取了陆高超人民币共70120048元。被告人梁耀国骗得陆高超的钱后,并没有进行买卖期货、股票等任何投资经营,而是通过银行转帐的方式从“双赢”(“酷乐”)网站代理人厉栋(已被判刑)那里购买赌博用的游戏金币,然后用游戏金币在互联网中,登陆“双赢”(“酷乐”)网站进行下注赌博,共输掉52962375元,其余17157673元被被告人梁耀国用于个人挥霍和偿还个人债务。在陆高超多次追问所投入的资金去向和要求拿回所投入的资金时,被告人梁耀国用虚构和伪造的其个人在网上银行帐户上有高额余款的照片以及以所购买的股票已被冻结和所得利润要转帐出境才能转回来等方法和借口予以欺骗和推诿。

裁判要旨

梁耀国以营利为目的,以赌博为业,用诈骗犯罪所得的巨额赃款在互联网上进行了时间长达两年多的赌博活动,其行为又构成赌博罪。梁耀国2012年8月17日20时到公安机关报案这一行为,对其赌博犯罪而言,属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但考虑被告人梁耀国是用诈骗犯罪所得的巨额赃款用于赌博,社会危害性大,决定对其不予从轻处罚。

3

案件信息

 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人民法院-(2016)粤0802刑初70号-2016-04-21判决--缓刑-开设赌场罪--私彩

案情概要

2016年1月中旬,被告人王某某通过上线赌博庄家绰号“老板”的一名中年男子(身份不明),在互联网上申请一个赌博账号:英皇在线eg1188.com,密码gh112,利用北京“七星彩”中奖号码,按赌博公司设定的中奖赔率,以出售“私彩”彩票的形式开设赌场多次接受他人赌博投注,再将他人投注的号码、金额下注到上述互联网账号上进行赌博。被告人王某某雇请被告人郭某某在赤坎区百姓路82号1楼出租屋内接受他人赌博投注,在2016年1月17日至29日期间,王某某、郭某某贩卖“私彩”彩票6期,共接受他人投注金额151797元人民币,王某某按投注金额的5%获利7515.95元。2016年1月29日19时许,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在其租住屋内接受他人投注时,被公安干警当场抓获归案。

裁判要旨

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利用北京市“七星彩”中奖号码,按赌博公司设定的中奖赔率,多次出售“私彩”彩票,接受他人赌博投注金额151797元人民币,应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在开设赌场链条中是下级代理,获取少量佣金,情节较轻,认罪态度较好,可从轻处罚。郭某某受雇用为王某某开设赌场接受他人赌博投注,作用较小,是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

4

案件信息

 贵州省榕江县人民法院-(2015)榕刑初字第132号- 2016-01-07-赌博罪

案情概要

2012年以来,欧某(已判刑)从淘宝网上租来三个网站(分别为390.eamt5.com、637.fm620.com、621.fm620.com)用于销售地下六合彩赌博活动,之后将390.eamt5.com网站转租给被告人关某某,关某某利用网站发展下线会员张某某、“六一”、“波”、“二哥”等人,关某某以账号为“a4584”、名称为“四弟”的账户在该网站接受下线的投注,进行赌博,从2013年第085期到098期累计投注金额人民币350992元。

裁判要旨

被告人关某某以营利为目的,利用自己掌握的赌博网站的网址、账号、密码等信息,接受投注,聚众进行网络赌博活动,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赌博罪。

5

案件信息

 湖南省古丈县人民法院- (2014)古刑初字第31号-2014-11-14-开设赌场罪

案情概要

2011年11月,邱某某甲、唐某某甲及被告人周某某甲、宁某某甲等人确定了“516棋牌游戏”主要经营“捕鱼”、“斗牛”等几款网络游戏,网络游戏平台设置了游戏币转帐功能,邱某某甲将用于游戏运营的三台IBM网络服务器放置在长沙电信麓谷机房,该网络游戏的方式是以一定的比例向玩家出售虚拟游戏币,邱某某甲、唐某某甲在网络上设置了玩家购买游戏币的方式为三种,一种是玩家通过唐某某甲事先申请的易宝支付平台直接在“516棋牌游戏”网站上充值游戏币,游戏币与人民币的比例是100元人民币兑换170万至200万游戏币;第二种是玩家到网吧前台直接购买由邱某某甲和唐某某甲事前预售的“516棋牌游戏”的点卡进行充值,游戏币与人民币的比例是100元人民币兑换150万至170万游戏币;第三种是游戏玩家通过邱某某甲、唐某某甲预先设定的代理商(又称银商)购买游戏币,游戏币与人民币的比例是100元人民币兑换170-200万游戏币。游戏运营之初,大多数玩家选择了通过唐某某甲申请的易宝支付平台购买游戏币。之后,邱某某甲、唐某某甲及被告人宁某某甲等人为了吸引更多的玩家参与该网络赌博游戏,以获取更多利润,先是多方招募代理商参与到网络游戏,将游戏币低价卖给代理商,由代理商再加价卖给玩家,并由代理商从玩家手中回收参与网络赌博后盈余的游戏币,当代理商在回收游戏币达到一定量周转资金出现困难时,邱、唐二人又再从部分代理商回收部分游戏币,邱、唐二人采用上述方式后,大多数游戏玩家在参与网络赌博时选择与代理商购买和销售游戏币。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被告人宁某某甲、周某某甲、王某甲、黄某甲、费某甲、刘某甲、曹某甲、冒某某甲、丰某甲以盈利为目的,建立网络赌博游戏网站平台买卖游戏币,为网络赌博游戏玩家提供资金兑付服务,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多被告被判缓刑。

6

案件信息

 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51刑终37号-2017-04-26判决

案情概要

被告人蔡锡銮为非法获利,于2016年8月份通过同案人“弟新”(另作处理)在“BY”六合彩外围码赌博网站开通“股东”级别账号“X888”,后在潮州市潮安区其经营的私人诊所内,通过电脑计算机接入互联网,登录账号及输入密码方式,利用“X888”账号创建若干下级会员账号,收受下级参赌人员陈某1、王某、陈某2(均另作处理)等人的“六合彩”网络赌博投注以及供本人投注参赌,至2016年10月28日被公安机关查获。蔡锡銮通过上述“股东”级别账号“X888”接受下级参赌人员的网络投注金额共计人民币1968476元。被判三年有期实刑。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上诉人蔡锡銮明知同案人在计算机网络开设赌博网站,仍以非法营利为目的,在赌博网站中担任代理并收受他人投注,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情节严重,依法应予惩处。

7

案件信息

湖南永州中院-(2016)湘11刑终274号-赌博罪-2016-08-29判决

案情概要

2014年9月至2015年1月期间,被告人唐某甲在广东省东莞市得知一个叫“叶总”的老板经营地下“六合彩”,并于同年9月帮助“叶总”将蓝山县的刘某甲发展为下线,将“叶总”开好户的六合彩赌博网站的网址、账号、密码发给刘某甲,刘某甲通过唐某甲获得w1.hs323.com、w1.tu335.com等赌博网站的会员账号接受他人投注地下“六合彩”,刘某甲通过电话、微信和电脑的方式与唐某甲进行六合彩赌博输赢结算。期间,唐某甲收取刘某甲转入相关赌资共计人民币49.124万元。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唐某甲明知上线非法开设地下“六合彩”网站,从事赌博活动,仍积极帮助上线联系下线,将赌博网站网址及账号提供给同案人刘某甲(已判刑),刘某甲接受参赌人向地下“六合彩”赌博网站进行投注码单及赌资,通过银行转账累计赌资达49万余元,从中获利,其行为已构成赌博罪。

8

案件信息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浙07刑终1378号-开设赌场罪-2017-01-19判决

案情概要

2014年3月,经朱某等介绍,被告人王宇彤将从他人处联系到的“阳光在线”赌博网站介绍给被告人卢建,被告人卢建又将网站介绍提供给薛某聪(已判决),薛某聪具体操作该网站并发展下级代理,进行赌博活动。被告人卢建、王宇彤有一定比例的收益分配。薛某聪取得该网站后通过王徐(已判决)发展二级代理进行网络赌博活动,至2014年7月9日被查获时止,薛某聪等人在该网赌博赌资累计200余万元。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被告人卢建、王宇彤伙同他人开设赌场,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被告人卢建、王宇彤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卢建、王宇彤有立功情节,且能自愿认罪,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关于上诉理由,经查,被告人卢建、王宇彤在该网络赌场开设之前即参与了联系、商量并约定了获利分成。在该网站开设后,能及时掌握网站的获利情况并参与网站赌博收益分配,系开设赌场犯罪的实际参与者和获利者。本案不宜区分主从犯。

9

案件信息

温州中院-(2016)浙03刑终1576号-开设赌场罪-判决2016-10-28

案情概要

2012年10月至2013年9月期间,被告人吴莉敏经其同学浙江凯联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诚坚(已判)提议,在明知凯联科技主营的456游戏平台(www.game456.com)系赌博网站,玩家可以通过456游戏平台充值或向银子商购买虚拟币作为筹码,进行唆哈、牛牛、德州扑克等方式赌博的情况下,仍接手管理原由公司副总经理杨莉蔓(已判)负责的财务工作,主要负责第三方支付平台五个易宝账户的资金转入、转出、财务做账、员工工资的审核与发放、公司的印章管理等事项。从2013年6月份开始,吴莉敏每月收取工资5000元,共获利2万余元。经查,2012年11月1日至2013年8月31日期间,456游戏平台总充值获利3.984亿余元。

2013年3、4月开始,被告人乐明明在明知456游戏平台利用网络游戏平台进行网络赌博活动的情况下,仍在其位于宁波市江东区碧水和城4幢806室的920金牌网络工作室内,以每月3000元的工资雇佣乐静珍、薛德华(均已判),在网络上以920金牌网络、【三国网络】VIP等QQ与他人买卖该网站的虚拟游戏币,为该网站的参赌人员提供资金结算服务。2013年1月开始,林承升(已判)在明知920金牌网络工作室为456游戏平台的参赌人员提供资金结算服务的情况下,仍将其于2012年办理并已交由该工作室使用的银行卡继续由该工作室用于买卖虚拟游戏币,并偶尔帮忙操作虚拟游戏币的交易。同年10月14日,该工作室被公安机关当场查获。经查,2013年1月至林承升的银行卡被注销期间,该工作室至少卖出虚拟游戏币30812738.12元,买进虚拟游戏币32446468.24元;工作室非法获利在10万元以上。

裁判要旨

明知他人建立赌博网站接受投注仍提供帮助,为赌客提供资金结算,原审被告人吴莉敏明知凯联科技运营的Game456网站利用银子商实现虚拟币与人民币的兑换,从而使赌客得以赌博,网站得以营利,仍提供帮助,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且系情节严重。

10

案件信息

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6)浙10刑终364号- 判决2016-05-19-

案情概要

2010年8月份开始,冯庚辉(已判)等在互联网上开设“7080游戏中心”的网络赌博网站,招引玩家在该平台进行以“弹珠”为筹码,以“牛牛”、“温州二张”等为形式的赌博活动,并以销售“弹珠”获得1%的返利、发放实物奖品等为利,发展多名“银商”从事资金支付结算工作。2011年9月至2012年2月期间,被告人李文武明知该游戏平台具有赌博性质,仍使用“皇宫俱乐部”的账号担任该平台的“银商”,通过以低买高卖的方式销售和回购弹珠,从事资金支付结算工作。在此期间,被告人李文武共销售“弹珠”1100多亿个,共收取赌资人民币220万余元,同时获得销售弹珠量1%的返利,共计11亿个“弹珠”。另外获得“7080”网站奖励的苹果ipad2一台、iphone4手机二部,总计从中非法获利人民币11万余元。

裁判要旨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文武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网站提供资金支付结算服务,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

11

案件信息

嘉兴中院- (2015)浙嘉刑终字第275号-判决 2015-09-07

案情概要

2014年11月份以来,被告人樊某从境外赌博网站“阳光在线”申请获得该网站的代理账号55×××55,担任代理并接受他人投注,在该代理账号下生成子账号提供给丁某、谢某以“百家乐”的方式赌博,其本人也参与赌博,并接受丁某投注8000元、谢某投注14000元。

裁判要旨

上诉人樊某为赌博网站代理开设子账户,为他人上网赌博提供帮助并牟利,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原判判决扣押的黑色ThinkPad笔记本电脑,曾被上诉人樊某上网用他人的投注款参与赌博,依法应予没收。

12

案件信息

温州中院- (2014)浙温刑终字第1257号-判决2014-12-09

案情概要

2014年2月,被告人郑某、翁某经与他人预谋,明知“51998”网站利用网络游戏平台进行网络赌博活动,仍各出资人民币1万元,并分别在工商银行(账号62×××10)、建设银行(账号62×××59)、农业银行(账号62×××72)、龙湾农商银行(账号62×××41)开设共4个银行账户,在温州市龙湾区灵昆街道灵昆西路被告人郑某等人家中通过qq(昵称:豆豆商行、豆豆网络)、电话等方式招揽、联系参赌人员,以低买高卖的形式,从事买卖、兑换该网站的网络游戏虚拟币“酒吧豆”的活动,为赌博网站提供资金结算服务,帮助收取赌资,并从中非法获利。

裁判要旨

郑某、翁某伙同他人利用网络赌博平台,针对不特定人员,提供网络赌博银子兑付和倒卖牟利行为,符合法律规定的开设赌场罪构成要件,因此翁某及辩护人提出的翁某的行为只构成赌博罪的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郑某、翁某与他人经预谋后实施独立犯罪,与利用的网络赌博网站没有任何约定,并非该赌博网站的代理商或约定银子服务商,在共同犯罪中出资相同,获利平分,作用相当,并非仅起次要或辅助作用,不属于从犯。

13

案件信息

绍兴中院再审抗诉-- (2014)浙绍刑抗再字第2号-判决 2014-09-30

案情概要

绍兴市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原判决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和其余情节认定正确,唯对嵊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董某开设赌场罪“情节严重”不认定的意见,属法律适用错误,并导致量刑畸轻。理由如下:原审被告人董某从网络赌博平台返点获利人民币15487元、从中奖奖金中抽头获利人民币18869元,这两笔违法所得在程序上具备连贯性,董某先接受参赌人员的投注,将投注的资金通过网上银行在自己的网络赌博账号中充值,在网络上代理输入参赌人员选择的3d号码和组数后,网络平台会自动将投注的资金在董某的账户中扣除,平台会按照投注金额的4.5%或9.5%不等的比例返点。参赌人员投注中奖后,上线将奖金打入董某的银行账户,董某将奖金的部分作为自己的回扣,例如黑彩3d一注的奖金为1700元,董某给参赌者1500元,200元作为回扣。从上述过程中可以看出,押注返点其实质是参赌人员投注资金的回扣,中奖奖金抽成是参赌人获利的回扣,这两笔收入本质上都是抽头,故这两笔违法收入的性质均应当归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简称《意见》)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抽头渔利”中,原判决将这两笔钱款加以区分,是割裂了案情,只看到表面而未看到实质。网站利润分成是通过网站的打理经营获得利润收入后再进行分成,而本案中原审被告人董某既没有参与网站的经营,其代理投注的资金也不是网站的利润,不能认定该投注返点属“网络利润分成”。故本案董某通过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3万余元,根据《意见》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情节严重”,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请求再审依法改判。

裁判要旨

控辩双方对董某等人中奖抽头的性质属于“抽头渔利”均无异议,但对投注返点的性质却认识不一。原审被告人及指定辩护人认同原判决将投注返点界定为“赌博网站利润分成”的观点,则原审被告人董某不属于开设赌场“情节严重”之情形;抗诉机关则认为投注返点性质上属“抽头渔利”,与中奖抽头两项累计达三万元以上,应认定原审被告人董某属于开设赌场“情节严重”,量刑也将相应调整。如此,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投注返点的性质问题。针对上述争议焦点问题,下面将分两个层次进行分析。

一、投注返点是否属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的问题。《意见》第一条第一款明确了网络赌博犯罪中开设赌场罪的四类情形。在此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的《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解释》)中,仅规定“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属于开设赌场罪。此后考虑到实践中有的行为人并不参与赌博网站的建立和赌博活动的具体组织,也不充当赌博网站的代理人,而是通过注资、入伙、参股等方式为网站提供资金,继而从赌博网站中分成获利,该行为实质上符合刑法规定的开设赌场罪的本质,因而在《意见》制订时将该行为明确作为开设赌场罪的情形之一,即“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事实上,无论何种情形,只要实施网络赌博犯罪的行为人均可通过网络赌博获利,如果简单地将因从赌博网站获取利益的行为定性为“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这无疑有泛化的危险,也有违《解释》将“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情形单列的司法本义及宗旨。本案中原审被告人董某等人既没有参与赌博网站的经营,也未对其运营予以投资,其行为不属于“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之情形,其所得之投注返点并非“赌博网站利润分成”。

二、投注返点是否属于“抽头渔利”的问题。原审被告人董某等人从王东海处取得网络赌博平台账号后,虽未实际设立下级账号和发展下级代理,但利用该账号接受他人投注,并获得网络赌博平台的投注返点,其行为符合《解释》规定的“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之情形。在原审被告人董某等人的行为定性为“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的基础上,本院认为,投注返点的性质应属于“抽头渔利”,具体理由如下:首先,本案中原审被告人董某接受参赌人员的投注,通过网上银行和赌博网络平台完成投注后,不论是否中奖,网络赌博平台均对代理账号给予一定比例的资金回扣。从上述流程不难看出,投注返点和中奖抽头具有连贯性,两者的资金终极来源是参赌人员的赌资,投注返点是参赌人员投注资金的回扣,中奖抽头是参赌人获利的回扣,本质上均属于“抽头”。其次,投注返点和中奖抽头可在不同方面反映行为人开设赌场所涉及的规模、范围及社会危害性等情况。在对原审被告人董某等人的行为界定为“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而非“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后,若对作为因犯罪行为获利的投注返点不纳入犯罪所得的范畴,不定性为“抽头渔利”,则不符合刑法中罪刑相适应的原则,也不利于打击网络赌博犯罪,甚至可能遭遇如下尴尬:行为人接受投注,但因无中奖而无中奖抽头,但投注金额极高,其投注返点金额巨大,却不能对其科以相应刑罚。基于上述考虑,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董某投注返点及中奖抽头均属“抽头渔利”,其累计金额达到人民币3万元以上,其行为应属于开设赌场“情节严重”之情形。--判缓

14

案件信息

嘉兴平湖法院-(2017)浙0482刑初131号-判决2017-03-09

案情概要

2015年7月至8月,被告人吴加豪在金龙(另处)等人开设的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金木棉赌场“银海娱乐”赌厅内,为赌场代理陆海青、马某(均另处)在国内招募的参赌人员担任电投手,通过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等进行“百家乐”赌博出码、投注,违法所得10万余元。

裁判要旨

被告人吴加豪以非法营利为目的,在明知他人组织网络赌博的情况下,为他人参与赌博担任电投手,通过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等传输视频、数据,协助他人组织参与赌博,非法获利共计10万余元,属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系共同犯罪

15

案件信息

松阳县人民法院- (2016)浙1124刑初236号-判决2016-12-30

案情概要

2010年8月8日,冯某(已判决)等人开发的赌博平台“7080游戏平台”正式上线。被告人周云淼注册了昵称为“颠人网络”的QQ号码,加入“7080游戏平台”控制的QQ银商担保群,在温州市鹿城区从事“7080游戏平台”虚拟货币弹珠的收售生意,为玩家提供虚拟游戏币与人民币的自由兑换,从中赚取差价并获取平台1%的销售返点。另外,冯某等人还给银商设置了实物奖励。2012年6月起,被告人周云淼(绰号豹哥)伙同彭某(已判刑)、全某1、全某2(均在逃)等人参股创建温州星豪科技有限公司,雇用王某1、吴某1、陈某、朱某、徐某1、肖某(均已判)等网络技术人员,在互联网上创建域名为www.games998.net的网络棋牌游戏平台,通过平台的“通比牛牛”、“二人梭哈”等14款赌博游戏,以自创的游戏币酒吧豆作为赌博筹码,周云淼开辟银商群负责收售玩家酒吧豆,实现酒吧豆与人民币的自由兑换。非法获利人民币5.8亿余元。判5年。

裁判要旨

被告人周云淼以营利为目的,明知是赌博网站或伙同他人建立赌博网站,为赌博网站提供资金支付结算服务,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对公诉机关提出在998游戏平台犯罪中,被告人周云淼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在“7080”网络赌博平台犯罪中,被告人周云淼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

16

案件信息

金华市婺城区法院-(2016)浙0702刑初1220号-判决2016-11-21

案情概要

2014年3月,经他人介绍,被告人卢某、王某和薛某(已判决)商定,由被告人王某负责联系提供“阳光在线”赌博网站,薛某操作并发展下级代理,进行赌博活动,3人按一定比例分配收益。薛某通过王徐(已判决)发展二级代理进行网络赌博活动,赌资数额累计200余万元。公诉机关针对上述事实提供了相应证据,认为被告人卢某、王某开设赌场,情节严重,系共同犯罪,均属从犯,两人均有立功表现,提请依法判处。

裁判要旨

被告人卢、王伙同他人开设赌场,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卢某、王某向他人介绍赌博网站,参与网站赌博收益分配,在共同犯罪中不是起次要或辅助作用,公诉机关对两被告人属从犯的认定及辩护人关于两被告人系从犯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均判4年3个月。

17

案件信息

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法院-(2016)浙0502刑初449号-判决2016-11-18

案情概要

按2:3:3:2的比例分成,在本市吴兴区莲花庄浴室一房间内,使用被告人王安静和蒋成月(另案处理)提供的赌博盘子,以“百家乐”网络赌博的形式组织赌博活动,抽头渔利。

裁判要旨

利用互联网开设赌场,组织赌博活动,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其中被告人左莉莉、罗建忠、马伟国、胡俊、王安静属情节严重。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依法应予分别惩处。被告人王安静为网络赌博提供账号、密码,并从中非法获利,被告人胡俊、孙运动、戚文伟或为网络赌博提供场所、或具体操作网络赌博上分下分事宜、或为赌博资金转账,并均按照一定比例参与分成,地位积极、作用明显,不宜认定为从犯。

18

案件信息

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 (2016)浙0104刑初374号- 判决2016-07-20

案情概要

闻大宏(另行处理)为营利而从境外“百家乐”赌博网站获取账号、密码,自2015年9月下旬起,在本市江干区杭州中豪大酒店棋牌室、8701房间等处,组织人员进行网络赌博,通过该账号进行投注,并从赌博网站获取返利。其间,被告人甄某受涸鸲某∽式鹜醇钦恕⒍淖实谋9芎褪罩А⒍牟┯玫缒缘耐绮僮鞯取1桓嫒肆旨壹颐髦糯蠛甑热私型缍牟┓缸锘疃蕴峁┢迮剖业瘸∷⒄幸味娜嗽薄V敝2015年11月6日,该赌场被公安机关当场查获。闻大宏获取的赌博网站账号于此期间共接受投注计人民币700万余元,闻大宏获利共计人民币5万余元。

裁判要旨

被告人林家关于“其并非与闻大宏共同组织开设赌场,也没有参与赌场获利分成,其并不清楚闻大宏赌资数额及获利情况,仅是收取正常的棋牌室场地、物品消费等费用”的辩称意见,经查认为,在卷现有证据尚不能证实被告人林家家与闻大宏系按股份合伙组织开设赌场并按比例参与赌场获利分成,但在卷证据足以证实被告人林家家明知闻大宏等人进行网上赌博仍提供场地并招引参赌人员,与闻大宏等人系共同犯罪,构成开设赌场罪的共犯。至于被告人林家家是否清楚闻大宏赌资数额及获利情况,是否收取正常的棋牌室场地、物品消费等费用,均不影响对其共同犯罪认定。被告人林犯开设赌场罪,判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19

案件信息

永嘉县人民法院-(2015)温永刑初字第1078号-判决2015-10-27

案情概要

2014年6月世界杯比赛期间,被告人林某从他人处获得网络赌博盘口并收受杨某、李某、麻某、郑某等人投注,投注额5万元以上;后于2014年6月16日交给杨某一个网络赌博盘口用于投注赌博,杨某在该盘口上累计投注人民币292622元。

裁判要旨

被告人林某以营利为目的,开设赌场,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经查认为,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量刑标准是针对一般的开设赌场案件而言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于2010年8月31日专门就网络赌博案件下发了《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网上开设赌场赌资数额累计达到3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开设赌场情节严重,故本案应以两高的司法解释为标准,认定为情节严重。判实刑一年十个月。

20

案件信息

永嘉县人民法院-(2015)温永刑初字第498号-判决2015-07-23

案情概要

2013年10月左右,被告人潘万利、吴某甲在浙江省松阳县古市镇古蕴公寓家中通过QQ联系、银行转帐方式,买卖“998”、“906”、“17w”、“199”等棋牌类游戏平台虚拟货币(以下简称“虚拟货币”),从中赚取差价。2014年2月左右,被告人潘万利、吴某甲将该经营场所搬至被告人杨某、吴某乙位于松阳县望江路的住所三楼房间,双方约定租金为每年5000元左右,而后被告人潘万利、吴某甲提前支付租金2500元。同时,被告人潘万利要求被告人杨某提供银行卡供自己使用,被告人杨某在明知对方从事虚拟货币经营的情况下,仍开通工行、农行、建行三张银行卡供对方交易结算使用。此外,被告人潘万利、吴某甲为保证经营,先后雇佣被告人吴某乙、叶某、吴某丙从事虚拟货币经营。2014年7月31日,该虚拟货币经营点被民警查获。

裁判要旨

1关于本案的定性。2010年8月最高院、最高检、公安部下发了《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其中明确规定明知是赌博网站,而为其供资金支付结算服务,收取服务费数额在1万元以上或者帮助收取赌资20万元以上的,属于开设赌场罪的共同犯罪,数量或数额达到上述规定标准5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本案被告人明知他人利用涉案网站进行赌博,仍为他们提供网络银子买卖服务,其行为应认定为开设赌场罪,潘万利等人属于情节严重。2犯罪数额的认定。与参与经营的时间有关,由于各被告人对参与时间的表述均有出入,公诉机关按照有利于被告人原则,认定潘万利、吴某甲经营网络银子的时间从2013年10月开始至2014年7月31日即被查获时止。

21

案件信息

广西北流法院-(2017)桂0981刑初31号-2017-01-25判决

案情概要

2015年7月22日至2016年6月15日间,被告人林文燊、李锋、杨军龙、张盛艺经商量后,合伙入股经营网络赌博平台,先后在北流市三和园小区、北流市南园小区、北流市城北一路0095号李锋住宅等地设置网络赌博工作室,并于2015年7月、2016年1月先后雇佣被告人曾文、李刚羽帮其管理该网络赌博平台,利用网络发布赌博信息,吸引参赌人员进入该平台参与赌博。参赌人员向林文燊、李锋、杨军龙、张盛艺指定的银行帐户支付投注款项后,林文燊、李锋、杨军龙、张盛艺指定的人员便按参赌人员的投注金额分配相应的赌博分值,让参赌人员参与“北京赛车PK10”等网络游戏赌博。

裁判要旨

被告人林文燊、李锋、杨军龙、张盛艺利用网络赌博平台,吸引参赌人员投注赌博,从中渔利的行为,以及被告人曾文、李刚羽明知林文燊、李锋、杨军龙、张盛艺利用互联网组织赌博活动,而为其提供服务或者帮助的行为,均构成了开设赌场罪。被告人林文燊、李锋、杨军龙、张盛艺、曾文、李刚羽共同实施了开设赌场犯罪,是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林文燊、李锋、杨军龙、张盛艺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组织人员参与赌博,均积极实施了开设赌场犯罪行为,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依法均应当按其各自所参与的全部犯罪进行处罚,但被告人李锋、杨军龙、张盛艺在本案开设赌场中所占的股份相对较小,是罪责相对较轻的主犯,可酌情对其三人从轻处罚;被告人曾文、李刚羽接受林文燊、李锋、杨军龙、张盛艺的雇请,为林文燊、李锋、杨军龙、张盛艺提供服务或者帮助,参与协助组织网络赌博活动,均起次要作用,均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22

案件信息

广西东兰县法院-(2013)东刑初字第15号--2013-02-28判决

案情概要

2011年6月份,被告人韦某某在“泰来娱乐城”网站(网址:http://60.161.158.227:6188/index.asp)申请股东账号“gx7899”后,设置总代理账号“mm89899”、会员账号“qq03”,并将会员账号“qq03”交给周桂荣(另案处理)上网招揽赌徒投注赌博,被告人韦某某从赌博网上得投注额的千分之八的提成,约定按投注费的千分之四作为报酬支付给周桂荣。2011年6月至8月间,周某荣在其住宅电脑使用“qq03”账号接受赌徒投注共4641笔,金额242590元。被告人韦某某从中获取抽头漁利970.36元。

裁判要旨

被告人韦某某利用赌博网站提供的网络管理操作平台,负责与赌博网络的“后庄”联系发展代理商和会员,建立赌博网站,以提供赌博网站账号的方式,掌握和控制赌博客户输赢,组织对帐核算,招引赌博客户投注242590元,从中获取抽头漁利970.36元,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

23

案件信息

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鄂12刑终71号- 2017-04-28判决

案情概要

2014年5月至2016年1月期间,被告人苏伟通过在淘宝网购买YY群账号个人出资建立“伏特加娱乐”“钻石-信誉永恒”YY赌博群,利用第三方网站“PC蛋蛋”(××)公布的数字进行赌博,该网站每5分钟公布3个数字,参赌人员根据网站上开出来的三个数字采取押单双、押大小等不同的方式下注,时间从每天早上9点到晚上12点。被告人苏伟聘请被告人周金金、罗崇、周文、李鸣、贲利民、谭鄂军在“伏特加娱乐”、“钻石-信誉永恒”YY赌博群内操盘,被告人谢谷身在“魔域游戏”中拉游戏玩家进“钻石-信誉永恒”YY赌博群参赌,群内赌博资金由被告人周金金、罗崇管理,被告人佘文彬为苏伟提供银行账户并多次帮被告人苏伟在银行提取涉案赌博资金。

裁判要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公通字[2010]40号的规定,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传输赌博视频、数据、组织赌博活动的构成开设赌场罪。苏伟利用互联网建立YY赌博群,传输赌博数据,组织赌博活动,并接受投注,其行为符合开设赌场罪的构成要件,构成开设赌场罪。苏伟共开设了46个账户用于接收参赌人员的赌博资金,有同案被告人的供述证实。咸宁信达会计事务所作出的鉴定意见证实该46个账户共计36,656,040.15元资金流入。根据各被告人对参赌人数、参赌资金及各被告人违法所得的供述,足以证实其参与赌博资金数额特别巨大,构成情节严重。

24

案件信息

四平市中级法院-(2017)吉03刑终115号-2017-03-17判决

案情概要

2016年2月15日至4月7日间,被告人刘华雇佣徐建使用手机、电脑利用微信组织微信群的形式,以“北京赛车”的玩法实行网络赌博,被告人杨磊于2016年4月4日帮助刘华组织网络赌博。2016年4月7日,公安机关在双辽市辽东街良种场刘华的家中,将正在组织网络赌博的刘华、徐建、杨磊当场抓获。被告人刘华累计获利人民币7.5万余元;被告人徐建获利人民币3000元;被告人杨磊未获利。

裁判要旨

刘华的供述,我的上家给我一个网站,还给我一个账号和密码,我在开盘那天充值了10000元钱,就是一万分。然后我建立微信群,与加进群里的微友说明赌博规则,我们使用的是北京赛车的规则进行赌博,是依托正规的北京赛车玩法进行的,我们对此规则进行了一些改变,群成员可以通过押大小、单双、定位使用微信红包向我进行投注,我每场最多投注3000元,根据开奖结果和赔率,我再通过微信红包给押对的群成员发彩金。2016年2月25日,我将大盘开好后,我的小叔子杨某2负责接包和派包,杨某2收到红包后告诉徐建押注的形式以及金额,徐建将参赌人员押注的号码打到大盘上。上诉人刘华以营利为目的,雇佣原审被告人徐建、杨磊利用网络组织不特定人员进行赌博,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上诉人刘华及原审被告人徐建、杨磊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过程中,上诉人刘华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原审被告人徐建、杨磊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25

案件信息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院-(2016)湘31刑再1号-2017-02-04判决

案情概要

2014年巴西世界杯开赛(6月13日)之前,被告人周海风、石川二人商量在吉首市开设赌球盘口,遂联系上线陆树湖(批捕在逃)交了20万元押金获得赌博网站“皇冠网”(网址:hg0088.com)的赌球代理账号(账号:ccc202,密码:AAA111,赌球额度30万元),并让被告人李壮旺为二人操作网络投注、制作上下线结算赌资报表,承诺给予李壮旺一定的费用。世界杯开赛后,周海风、石川二人使用该代理账号接受李科、赵恒、谷建忠、葛鹏涛、金树财、李亚杰、赵健、张翼、沈曼、赵行崇等多名参赌人员的下注,参赌人员在每场比赛开始之前通过电话、短信、QQ、微信等联系方式将下注的金额、种类等内容告知周海风、石川,周海风、石川二人再将信息告知李壮旺,由李壮旺在吉首市八月楼中大花园C栋2017室、吉首市财信步行街湘西大厦1609室使用电脑操作下注。比赛结束后第二天,周海风、石川与参赌人员通过现金、银行转账的方式结算输赢赌资,每星期与上线陆树湖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结算输赢赌资,周海风等人在担任赌博网站代理期间通过上线2%的返利、参赌人员所赢赌资2%的返利、报低赔率三种方式获利,2014年7月7日,周海风三人前往广东省与陆树湖结算赌资时在长沙市被抓获。

裁判要旨

被告人周海风、石川、李壮旺利用互联网组织赌博活动,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赌资数额为1000万余元,获利29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

26

案件信息

襄阳市中级法院- (2016)鄂06刑终252号-2016-12-22判决

案情概要

2015年5月至8月,被告人邹金刚先后租用谷城县城关镇居民刘某某、丁某某、黄某某、曾某某、张某甲房屋和在自己家中,邀约张某乙、周某某、杨某某、王某某、陈某某、任某某、李某某、鲁某某等人,以麻将中的筒子和白板为赌具,通过比麻将牌大小方式决定输赢,每局4小时,邹金刚每局抽头获利3500元至4000元。期间,邹金刚雇请张某甲在赌场帮忙接送参赌人员、抽水等,安排黄志兵替自己在赌场发放高利贷20万余元,每1万元当场收取利息500元,超过3天未还,需另支付利息。邹金刚共开设赌场11次,从中抽头及放高利贷共获利5万余元。2015年8月13日14时许,邹金刚携带赌具,租用丁某某家房屋,组织张某乙、王某某、任某某、李某某以“推筒子”形式赌博至18时结束。王某某、李某某等人发现麻将侧面有暗记、骰子被灌铅,李某某等人以张某乙作弊为由逼张某乙退钱。次日,张某乙的父亲向公安机关报警。

裁判要旨

原审被告人邹金刚为谋取非法利益,开设赌场,纠集多人赌博,从中抽头、发放高利贷谋利,其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抗诉机关认为邹金刚开设赌场,抽头渔利5万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应当认定开设赌场情节严重,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量刑不当。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是针对网络赌博犯罪案件具体适用法律问题所作的特别规定。邹金刚在本案所犯开设赌场罪,不属于网络赌博犯罪,并不能当然地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邹金刚辩解称其开设赌场行为不属于网络赌博犯罪,辩护人提出本案不属《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适用范围的辩解、辩护意见,与本案查明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

27

案件信息

莆田市中级法院-(2016)闽03刑终581号-2016-12-12判决

案情概要

2015年8月至11月5日间,被告人林强、林锦鹏伙同同案人郑荣煌和薛丽平经策划后各占一股共计三股合伙开设赌场,先后建立三个微信群(群名分别为“小麻雀”、“麻雀王”、“蛇纹”),组织他人在群内以发红包的方式进行“三光”赌博并从中获利9000元,其赌博方式是:庄家直接联系财务并将开庄资金发给财务,财务从中抽成百分之十后将剩余的资金作为参赌资金,并通知参赌人员下注,统计下注人员后按照每人1元发放红包,下注人员抢红包后根据小数点后的两位数比大小,其中9点3倍,8点2倍,8点以下算1倍,但特殊数字如1.22算4倍,1.11算5倍,2.22算6倍,每一把由押注人员与财务结算后,再由财务与庄家结算,如果庄家赢到开庄金额可以提前冲,财务再从中抽取百分之十。2015年10月28日至2015年11月5日,名为“麻雀王”的微信群押注金额累计为707304.78元。

裁判要旨

上诉人林强、林锦鹏伙同他人以营利为目的,利用微信这一移动通讯网络,建立微信群,制定相应的赌博规则并接受投注,通过抢红包方式组织他人进行赌博,共计抽头渔利人民币9000元,其中名为“麻雀王”微信群下注金额累计达到人民币707304.78元,情节严重,其行为侵犯社会治安管理秩序和社会风尚,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

28

案件信息

重庆第五中级法院-(2016)渝05刑终907号-2016-11-21判决

案情概要

2015年8月下旬,被告人余帮全、成玉珍伙同高某(已判刑)、喻某(已判刑)共谋通过网络链接境外实体赌场。开设远程押“龙虎”赌博场所,接受赌客现场投注,将赌客赌输的赌资汇给境外赌场,代理境外赌场向赌赢的赌客赔付。余帮全提供启动资金用于赌博现场赔付和向境外赌场购买筹码,高某等人租赁了重庆市大渡口区香港城某房屋作为赌博场所,成玉珍还提供了电视机等设备用于传输境外赌博现场视频。王某(已判刑)受余帮全等人雇佣,担任报线员,负责与境外赌场联系下注、记账、抽头、赌资赔付及核算股东分红等事宜。2015年8月31日,该赌场开始营业,赌场从赌客所赢赌资中抽取5%的“水钱”、接收境外赌场收取赌客所输赌资后返回17%的“洗码费”获取营利。2015年9月初,冯某、杜某、罗某、赵某(均已判刑)等人先后入股参与赌场经营及赢利分红。2015年9月23日该赌场被公安机关查获。

裁判要旨

上诉人余帮全伙同原审被告人成玉珍等人以营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传输赌博视频,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组织赌博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且属情节严重。其中,余帮全系两个赌场的股东。在共同犯罪中,余帮全、成玉珍均系赌场的出资人、股东、参与分红,系主犯。

29

案件信息

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2刑终295号-2016-09-28判决

案情概要

2015年1月至8月间,被告人陈某甲以“六合彩”赌博网站一级代理身份发展会员,接受下级会员“六合彩”投注单及彩民的“六合彩”投注,而后通过“六合彩”赌博网站投注给黄某,并按固定的中赔率向上下家结算、交收输赢赌资,从中获取网站给予的投注额一定比例的服务费。陈某甲接受许某、潘某、吴某等人的“六合彩”投注,并在网上转投给黄某,投注金额累计160万元。

裁判要旨

上诉人陈某甲无视国家法律,以营利为目的,为“六合彩”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他人投注,其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且属情节严重,依法应予惩处。鉴于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好,二审期间能积极缴纳罚金,确有悔罪表现,可改变对其的执行方式,对其适用非监禁刑。

30

案件信息

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鲁15刑终111号-2016-09-02判决

案情概要

2015年6月至11月期间,上诉人吴某某、周某某明知MGM网络赌博平台系赌博网站的情况下,在该平台注册并担任代理,通过在网上发布链接信息的形式发展会员,收取服务费,非法获利24万余元。案发后上诉人吴某某退赃30000元,周某某退赃37900元。上诉人周某某被抓获后,带领侦查人员抓获上诉人吴某某。

吴某某供述,他和周某某曾经在GT网络赌博平台做过网络赌博活动,后来他又找到一个MGM平台,他在该平台注册gt2011账号,并跟周某某商量,周某某也愿意干。他们俩就各自注册了很多QQ号,在网上发布平台的信息,发展人到MGM平台进行投注,平台给他们返点,后来因为他们的投注量比较大,平台又给他们分红。当时他们是用QQ号在QQ群里发链接信息,被人点开链接就可以在平台注册,注册成功就是他们的会员。他们在gt2011账号下面注册了两个账号,其中一个绑定周某某借的银行卡,一个绑定他姐姐吴某的银行卡,方便他们提现。

裁判要旨

上诉人吴某某、周某某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通过在网络上发送链接信息的形式发展会员,收取服务费,非法获利20余万元,情节严重,二上诉人的行为均构成开设赌场罪。上诉人吴某某、周某某担任赌博网站的代理,通过发送链接信息的形式发展会员,并非赌博网站的投资者或参股人,不参与赌博网站的日常管理,对赌博网站的资金运作、管理和分成无决定权,其二人在共同犯罪中处于次要地位,系从犯,同时考虑到二上诉人二审期间积极交纳罚金,上诉人周某某具有立功情节,可对二上诉人减轻处罚,上诉人的相关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成立。

31

案件信息

陕西安康市中级法院--(2016)陕09刑终70号-2016-05-24判决

案情概要

2014年5月18日至2014年7月15日间,被告人周某甲与同案参与人刘某甲(另案处理)先后纠集陈某甲、周某乙、王某甲、周某丙、周某丁、周某戊、滕某甲、吴某甲、贺某甲等人在周某己家)和周某乙家,利用刘某甲提供的电脑主机与周某甲、刘某甲共同出资购买的海尔牌42英寸液晶电视连接,以及利用周某乙家的电脑从互联网下载“龙虎斗”客户端网络赌博平台开设赌场,周某甲与同案参与人刘某甲担任赌博网站代理和接受投注并从中累计抽头渔利二万元。

裁判要旨

原判认为,被告人周某甲以营利为目的,伙同他人利用互联网终端传输赌博视频,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且从中抽头渔利累计二万元,其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对周某甲的辩护人提出周某甲是在被治安传唤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的辩护意见,经查,周某甲是公安机关将其作为犯罪嫌疑人决定立案后被传唤到案的,不属于主动投案,且周某甲对其抽头渔利数额在侦查阶段的供述与其当庭供述不一致,故对其辩护人提出的周某甲构成自首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其辩护人提出的请求对周某甲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因周某甲通过网络开设赌场已导致参赌人员王某甲等人输掉大量赌资,存在诱发其他犯罪的严重性,对社会的危害性较大,故对其辩护人提出的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32

案件信息

 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2016)浙0302刑初42号-2016-03-09判决

案情概要

2015年7月15日起,被告人叶某用“红牛公益大使”微信号组建了一个名为“公益筹款自由捐2-5”的微信群,召集潘某、徐某等人通过发微信红包以“牛牛”方式进行赌博,并从摸到“牛牛”的参赌人员处抽取头薪牟利。期间,被告人叶某用上述方法共抽取头薪款人民币2万多元。同年8月底,被告人叶某自动解散了该微信群。

裁判要旨

1经当庭质证,辩护人提出微信群聊天记录由一人提取,违反了有关电子数据的提取程序,不应采信的质证意见。本院认为,根据刑事诉讼证据规则,提取、复制电子数据应由二人以上进行,而本案涉案微信聊天记录系由经办民警一人提取、整理、汇总,因此制作的聊天记录EXCEL汇总表不符合法定程序,公安机关亦无法提供原始存储手机中的上述聊天记录予以证明,故对该EXCEL汇总表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辩护人的质证意见予以采纳。2关于本案抽取的头薪款金额问题。公诉机关指控,根据被告人叶某供述、证人徐某、潘某的证言,证明被告人叶某会向摸到“牛牛”的参赌人员抽取头薪款,并让他们通过微信红包转给其,故微信群中参赌人员发给其的红包金额75765.18元均为抽取的头薪款。被告人叶某及辩护人提出存在帮忙垫资后参赌人员通过微信红包的方式还款的情况,其抽取的头薪款仅2万多元。本院认为,现有证据虽能证明被告人叶某通过收取微信红包的方式抽取赌博的头薪款的事实,但据此无法得出参赌人员通过微信发给被告人叶某的红包均为头薪款的结论,前者系后者必要但不充分条件。同时,根据微信红包记录,参赌人员“逢赌必赢”于2015年8月28日通过微信红包发给被告人叶某使用的微信号×××共计2100元,结合该微信群的下注金额、抽头规则及比例等,将该2100元均认定为头薪款不符合客观实际。综上,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叶某抽取头薪款人民币75765.18元证据不充分,不予认定;从有利于被告人原则出发,就低认定被告人叶某抽取头薪款人民币2万多元。故被告人叶某及辩护人就此发表的辩解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3关于本案的定罪问题。本院认为,微信群是利用微信创建的、用以邀请朋友在同一个界面进行交流互动的集合,其辐射范围仅限于群内成员的各自朋友,他人需要通过群里人员的主动邀请才能进入。被告人叶某通过微信群聚集的参赌人员系朋友及朋友各自邀请的朋友,并未对社会不特定公众开放,而他人亦无法通过网络搜索该群组并径自加入,不符合开设赌场的场所开放性和参赌人员不特定性的特征,因此,被告人叶某利用微信群聚集朋友及朋友的朋友以“牛牛”方式进行赌博的行为应认定赌博罪为宜。4本院认为,被告人叶某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其行为已构成赌博罪,应予惩处。被告人叶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可依法从轻处罚;同时考虑其主动解散赌博微信群,还可酌情从轻处罚。

33

案件信息

山西中阳县人民法院-(2016)晋1129刑初98号- 2016-12-29判决

案情概要

2016年7月10日至7月19日,被告人张某甲以营利为目的,用其昵称为“奋斗”的两个微信号建立了20元-100元8/11包娱乐群”微信群,利用微信红包制定规则赌博,由被告人任某甲在群内担任专职抢包手,利用秒挂软件在群里抢红包,只抢不发。期间,被告人张某甲共组建抢红包赌博群达75个,群成员计61人,被告人张某甲、任某甲从该群中非法渔利101303.66元人民币,其中被告人张某甲发放奖金、福利共计27851.66元人民币,剩余二人五五分成。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甲以营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建群招引、发展赌博客户,组织赌博活动,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被告人任某甲明知张某甲实施组织赌博犯罪活动,仍为其提供帮助,其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共犯,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甲、任某甲犯开设赌场罪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34

案件信息

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51刑终59号- 2016-05-03判决

案情概要

2015年7月底,被告人杨雁群、杨祥旭为非法营利,经事先合谋,共同利用网络微信聊天工具开设名为“美男子”、“天天酷跑”等多个赌博微信群,设置“微信红包”群组,制定赌博规则,招引参赌人员加入该微信群,以抢“微信红包”方式进行赌博,并从中抽头渔利。被告人杨雁群、杨祥旭还雇佣被告人黄泽涛、杨壮平等人接任该赌博微信群的“代车”人员,由“代车”人员为其二人收取参赌人员通过扫描“代车”人员的二维码支付的“微信红包”金额人民币228元并抽头后,将余款发送到“微信红包”群中供参赌人员争抢。其中,杨雁群、杨祥旭作为群主,从“代车”人员收取的每个“微信红包”中抽头人民币15元,黄泽涛、杨壮平作为“代车”人员,从每个“微信红包”中抽头人民币3元,另外,从每个“微信红包”中抽取人民币30元作为“微信红包”群奖池奖金,用于奖励抢到特定金额的参赌人员。黄泽涛、杨壮平明知杨雁群、杨祥旭建立“微信红包”赌博群实施赌博活动,仍为非法获利,受雇充当该赌博群的“代车”人员,向参赌人员收取赌资、抽头及发送“微信红包”,并与杨雁群、杨祥旭结算。张冬儿明知被告人杨祥旭利用其微信帐号作为赌博“微信红包”的“代车”账号,发送“微信红包”供参赌人员争抢,仍向杨祥旭提供其微信账号、密码,并从中抽头获利。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上诉人杨雁群、杨祥旭及原审被告人黄泽涛、杨壮平、张冬儿以营利为目的,在手机互联网上设置“微信红包”群组,通过互联网发微信红包进行聚众赌博,从中获取非法利益,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依法应予以惩处。


您可能感兴趣的分类热门

财神5分彩计划软件

财神5分彩计划软件

<strong>财神2分彩计划软件</strong>

财神2分彩计划软件

<strong>财神分分彩计划软件(精英免费版)</strong>

财神分分彩计划软件(精英免费版)

时时彩计划综合软件手机版(时时彩啦)

时时彩计划综合软件手机版(时时彩啦)

国风双色球公式超级精算师

国风双色球公式超级精算师

瑪佳優乐透 v5.3.2.3

瑪佳優乐透 v5.3.2.3

王朝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王朝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精彩11选5软件

精彩11选5软件

最新列表

最热列表

备案号: